百海川本楽

大海啊都是水

码个小童话

  小安东尼奥兔兔发现了看起来很好吃的番茄,他觉得这个很好吃,于是摘了一个给小弗朗西斯兔兔。
  小弗朗西斯兔兔是收下了,但是他放在旁边却没有吃,过了很久,小安东尼奥兔兔说,如果你不吃,那么还给我吧?
  于是小安东尼奥兔兔拿着番茄继续走。
  路上遇到了小亚瑟兔兔,小安东尼奥兔兔问问小亚瑟兔兔要不要番茄,小亚瑟兔兔摆摆手说他不想吃番茄。
  小安东尼奥兔兔拿着番茄继续走,接着遇到了小佩德罗兔兔,小佩德罗兔兔在伸手要接番茄的时候不小心滑掉了,番茄就这么摔烂在地上。
  小安东尼奥呆呆的看着番茄在地板上,眼眶红红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只是一个番茄。他想。可是那是我发现的、好吃的番茄,好认真选出来,摘的番茄。而且小安东尼奥兔兔已经有点忘记自己在哪摘的了。
  小安东尼奥兔兔难过地走回家,路上遇到了小罗维诺兔兔。
  小罗维诺兔兔看小安东尼奥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在搞清楚情形后把小安东尼奥兔兔拉回番茄尸体现场。
  不就是烂了而已嘛!小罗维诺兔兔说,他蹲下来,拿着布巾把烂掉的番茄包起来。
  可是它已经烂掉了耶?小安东尼奥有点不解地看着小罗维诺兔兔。
  看什么看,我们一起回去把它种出来啊混蛋!小罗维诺兔兔一脸很不屑小安东尼奥兔兔的这么说了。

这个app叫portra我觉得满好玩的就发着玩一下(´・ω・`)
一直觉得普罗马很适合暗红色,他们两个一直给我一种高张奢华又低调优雅的拉扯感,然后微妙地平衡了(???

头像图
我似乎特别喜欢黑白的感觉啊

(´・ω・`)?

小清新1.0

哦我忘记人称了,不小心变成第三人称
小清新就是每个数字分开看,数字后有.0是加笔
***有点讽刺意味,不舒服请立即停止观看!!(本来就没什么人要看了好吗x
ok?↓

  在简单的敲门之后,基尔伯特得到了一声"请进",乖乖地推开并不厚重的门。
  房间的格局一点也不大,摆设干净简单,窗帘被轻轻拉到窗户的两端,无辜地被肆意窜入大敞的窗户、几阵飘摇的微风惹得轻颤。
  这就是学校的约谈教室。基尔伯特想,然后在罗维诺的手势下坐上了他对面的位置。
  可能是镜框有点大的关系,这让罗维诺的脸看起来好小一个——当然,并不是说他原本脸大,只是相比之下好像有张娃娃脸的错觉。
  基尔伯特接过罗维诺递来的饼干,后者随后动作拄着下巴,翻阅着一本摊在桌上的大簿子然后开口:"有没有什么想法呢?想继续升学还是出社会看看?"
  基尔伯特眨眨眼,是呀,升上高三了,导师会约谈每位自己的学生,为他们点明往后的方向。
  这时候罗维诺稍稍抬头看向基尔伯特,镜片的光泽从基尔伯特的视线看来有些挡住罗维诺的瞳色,一股没来由的泄气感让基尔伯特看起来有点手足无措。
  "因为你有高中打工的记录,所以我...怎么了?"莫名其妙地被基尔伯特盯着瞧,罗维诺停下手上的动作,"想说什么吗?"
  "我想继续升学..."几乎是有点愣愣地回答,基尔伯特张了张嘴,"其实我最好的科目是物理。"
  "呃?"没料到基尔伯特最后这么来了一句,罗维诺顿了会儿随即接口,"所以你想走物理向?那么想走学术路线还是技师?"
  "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想我现在不想谈这个。"说完,基尔伯特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来的勇气,"我想...聊点别的。"
  罗维诺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困扰,原子笔的按键端有些迟疑地抵在他略淡的唇色上,"嗯...我们可以聊聊别的,不过物理这个范畴太广了,你得先告诉我你最喜欢哪个部分?"
  "我想是机械。"
  "嗯。"
  原子笔笔尖轻快地在纸上落下,然后基尔伯特听见了罗维诺低低的笑声,"我认为全世界最精密的机械是人体。"
  基尔伯特也突然笑出来了,"什么——要我不要走物理改跟哥哥大人一样走生物吗?"
  "嘿,我可没这么说。不过我知道,好多理学家的浪漫...不,该怎么说?他们想赞叹造物主。"罗维诺摆摆手,这样的举动让他看起来相当孩子气,"毕竟自然界的安排这么巧妙是你我都无法否认的。"
  "这让我想到科学革命——一个信心动摇的年代。"
  几乎是突然地,罗维诺敛敛原本有些轻松的表情,"不,孩子。"他这么说,而基尔伯特不自觉的坐正,好像有什么审判即将降临似地。
  "Gott ist tot."
  "咦?"基尔伯特动动嘴唇,最后只发出一声困惑。
  "尼采的论点,上帝已死,里面提及了伽利略...如果真理危及他(伽利略)的生命,那么他便放弃这个真理,绕地球绕太阳什么的,对他的生活来说根本无所谓。"
  "这个我知道。"基尔伯特有些迷惘,"这个我知道的。"
  "伽利略自始至终认为的真理便是圣经,因此认为圣经不该只是从字面解释...实际上那时候好多科学家为的也不过是印证真理(圣经的话)。那不是一个信心动摇的年代,而是个愚昧的人类掌权(教宗)的时代...我惋惜他的下场。"
  几乎是没来由的,基尔伯特离开位子,走向罗维诺,将他的头抱在胸膛;明显地感觉罗维诺一愣,基尔伯特便放开了,"抱歉...不过我想你需要一个拥抱。"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罗维诺这么说,"我希望你也可以读读哲学——不过可别做个哲学家。"
  在对视的瞬间两人都笑出来了,罗维诺接着说,"别这样听我说,好像我是个伽利略迷似的,你知道解剖学之父是谁吗?"
  "当然,维萨留斯(维萨里)。"
  "可是实际上我更喜欢达文西(达芬奇),他是个疯狂又可爱的人,甚至还去偷尸体。"
  听到这里基尔伯特几乎是大笑了,"我们从尼采说到了达文西!"
  "实际上尼采的确是个充满魅力的家伙,说神死了,而不是根本就不存在...不过我们还是别讨论这个了,我学术不精,用我没经过验证的想法教坏你就不好了...我刚刚说了,别做一个哲学家。"罗维诺有点苦笑地摊手,最后将眼镜摘下,揉揉略嫌疲惫的双眼。
  基尔伯特却是不太能理解地偏偏头,"为什么不?想法没有对错,况且我们还有言论自由。"
  "不,我的孩子,天啊,我该怎么说?"罗维诺摸着下巴思索,"做个思想家吧,就是面前有匹大肥马,我也不愿做那只螫蝇!"
  基尔伯特这下是真的呆住了,"为什么?我是说...如果可以,为什么不?"
  "所以我说,做个思想家吧。"罗维诺那还拿着笔的手将它转了转,"实际上我的脾气不太好...呃,也不是差到什么地步,说不好也有些太过。我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但如果有人愿意和我对话——比如说现在的我们,我可以侃侃而谈。的确,这没什么不好,可是事实上是,这也没什么好的,不是吗?"
  "我不懂。"基尔伯特皱起眉,试图想要分解罗维诺的话,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感觉,让他似乎离罗维诺有点遥远。"如果说是一个人在思考的乐趣我是明白的——如果一边天马行空地想像,一边用常理否定幻想算的话。"
  罗维诺笑了出来,他拍拍旁边的座位,"打从你走过来我旁边就一直站着了,坐下吧。"

  基尔伯特后来回想起这段往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那天到底和罗维诺谈了多久。

哦對,我又不務正業了
什麼你說你們有意見
對不起我馬上去更新←
(´・ω・`)。超慫。

角色:ヘタリア/南イタリア娘

coser:本楽

感謝辛苦,可惜不混擼否的攝影靈芝
♡(´・ω・`)

废文xxx

刚刚清理好自己载了好久都没怎么记得用的推特跟askfm
推就不用说了,大家可能对ask for me比较陌生,这是一个可以匿名问问题的网站,通常会连结从fb或推知道的人,然后匿名问些问题
我刚刚也回了一些奇怪的问题wwwwx
不过毕竟我是台湾的孩子,其他网站的字体都是以繁字为主,网址贴评论♡
twitter
askfm

小清新2.0

为我上次那个没什么剧情的小清新2加点戏,所以是小清新2.0(喂

go

  友谊的建立究竟迅不迅速,这件事情还是相当耐人寻味的……比如说,现在基尔伯特的处境或许可以将这件事情完美的挑明出来。

  不过,身为一条鱼,并且以此自豪的罗维诺表示他是相当不屑的。

  “哥哥大人不会想来陆地上看看吗?”

  或许他们的故事得从基尔伯特被甩了一尾巴的水开始说起,不过这个故事有点悲伤,基尔伯特并不想回忆。

  罗维诺就这么趴在基尔伯特的腿上…好吧,那是一个可以让人将小腿泡在水里的绝佳位置,上帝总是乐于让人发现自然的奥妙。总之,不想全身爬出水面又得和基尔伯特谈话的罗维诺选择了这个姿势。他当然没有发现基尔伯特似乎觉得他们的动作有点尴尬,不过发现又怎么样,他是一条鱼,在塞波冬的庇护之下,他永远可以当一只调皮的塞壬。

  “你是智障吗?”罗维诺的眼白都要翻到后脑勺了,“如果陆地佔了三成,那么水就佔了七成,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我玩到都翻过去了你还不晓得在哪里爬呢。”说着罗维诺漫不经心的抚着自己的指甲,中间似乎还带着一丝丝透明的蹼。

  “不,我的意思是……你不会对于一个未知的地方感到好奇?”基尔伯特这么说着,却感受到罗维诺细长的指甲划过自己的裤子。“喂,我说,不要以为我没读过那个美人鱼的故事,你们陆地上的混蛋净会把这种无聊的妄想写在我们身上。告诉你,那个故事正确的结局应该是这样,小美人鱼会向女巫买来将人腿化做鱼尾的药,得知哪天那个混蛋王子又出海了,搞个大浪让船沉了,找到王子灌他药,然后一起生活在海里!”

  这么说完罗维诺还肯定的点点头,略带可爱的举动让基尔伯特忍不住笑出来,“照你这个说法,只要你们喜欢,就会把东西都往海底拖啊?”

  “哼,废话!”

  当然,这时候的基尔伯特并不知道,未来的某天,他就是罗维诺嘴里下海的那个。

fin.

有时候看到浏览量蹭蹭涨,小心心也没多几个,我就想
会不会因为我搞的都是冷cp所以有爱慕我的人反反覆覆的看,却了不起也只能点一个小心心,这么想想就觉得害羞uwu//(醒醒好吗,还是快点去自我检讨一下xxxx

[不悯\英普] 日常paro

#
  像平常一样的早晨,基尔伯特咬着吐司,伸手揉揉睡在自己自制的、爱的小窝上面的肥啾。他想,或许他可以留一点面包屑给肥啾,可是又怕牠吃不干净,毕竟还没醒,基尔伯特也不是那种喜欢挖别人起床吃早餐的人。
  比如说像现在,亚瑟就躺在他们那大大的双人床上,侧着身,看起来很安稳的睡姿就这么面向着只露出一点点阳光的窗户。基尔伯特想,说不定亚瑟都知道他会在晨跑后洗澡完、偷偷把早餐带着来卧房嚼几口;可是又想,亚瑟大概是不知道,自己没掉食物的渣渣,吃的东西味道也不重,不然估计英国绅士觉都不睡、直接爬起来骂人了。
  可是管他的呢?阴影和光线柔和的交迭在对方硬挺的五官上,深邃的眼窝轻轻的被糁着阳光似的金箔睫毛划出一道不甚明显的界线;肩膀随着胸膛呼吸一上一下的韵律起伏,应该说像海浪,但基尔伯特却想到他特别认真在揉面团的样子,有点想笑。柯克兰。基尔伯特动了动唇,当然亚瑟可不会心电感应,双眼就跟他的薄唇依样抿得紧紧的。
  悄悄的带上门,基尔伯特舔了舔手指,去洗手台洗了洗手。

  醒了?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抬抬眉,果不其然听见了浴室裡传来一些声响。按下遥控器看着晨间新闻,视线却不由自主的看着左下方的中央时间。
  五分钟。基尔伯特听见了拖鞋开始走动的声音。
  十分钟。几乎是算准时间的偏过脑袋,穿着休闲服的亚瑟就这么踏进客厅,落入基尔伯特目光所及之处。
  亚瑟嚼着三明治,一屁股不客气的坐在基尔伯特旁边,除了食物的味道,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熟悉薄荷味。
  “早。”
  听到声音,亚瑟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才看见肥啾不知道什么时候稳稳地落在基尔伯特的指关节。
  这勉强算是公式化的早晨的意外插曲。

  “柯克兰。”像是揉够了肥啾,基尔伯特侧过脑袋,带着有些沙哑、以及浓浓的鼻音说道:“我们出去买点东西成不?”
  早就吃完三明治,正在喝茶的亚瑟声音听起来是毫无兴致的慵懒,“你可以选择网购,我还能纂佣金跟红利点数。”
  “不,你这个阿宅。”基尔伯特咂咂嘴不满道。
  “我可不想被一天到晚发废文的傢伙说啊。”
  略微调侃的语气在亚瑟轻扯着基尔伯的的脸颊时落下,后者明显发出了不屑的哼哼拨开对方的手,“不,本大爷要出去玩,本大爷要买东西。你知道吗,统计报告显示,男性用品的消费市场明显不如卖狗狗用品的!”
  “如果你说的是保险套和润滑液,我想我是个良好的消费者。”亚瑟斟酌的说。
  “乱讲。”基尔伯特抬手指指房间的方向,“本大爷跟你赌,你那盒套放床头柜多久了就没印象用几个。”
  “事实上我们买了不只一盒...不然我们去检查看看。”
  一路几步基尔伯特走得志得意满,可惜盒子不争气,一小包孤零零的铝箔包装就躺在里面瑟瑟发抖,基尔伯特看得都要把盒底烧个洞,也不见它再长一只凑一双。
  亚瑟耸耸肩,“走吧,换件衣服。”
  “啥?”
  “买套子。”
#
  总之亚瑟是看出来了,买什么东西无所谓,这傢伙只是想开车而已。
  “整个马路都是本大爷的环球赛车场!”转着方向盘的基尔伯特愉悦的吹了声口哨,尔后还弹着舌头发出了类似嘚儿嘚嘚的声音。“醒醒,这裡可不是德国的高速公路。”不过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亚瑟完全明白这个大孩子是不会把自己的告诫放在心上的,只好叹了口气。
  “嘿,别不开心,忧郁容易早洩。”
  “我有没有早洩你可是最清楚了?”
  “呸。”
  亚瑟从来都不知原来小轿车还可这样甩尾,然后就被基尔伯特以奇怪的名义赶去药妆店买套子了。
  这过程其实挺快的,况且男人买这东西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没一会儿亚瑟钻上车,把东西连同纸袋一同放到后座;基尔伯特意义不明的瞟了对方一眼,扬扬下巴指着安全带,“系好。”
  “接下来呢,还打算去哪?”
  “大卖场。”
  大联盟投手不过如此。亚瑟继续在心里活动着基尔伯特的车速。
 
  把车子停进停车场,基尔伯特兴高采烈的去后座拿他的小黄鸟图桉环保购物袋,而亚瑟则是抬手看看錶,手却随即被基尔伯特扯着走了。
  生鲜食品并不是他们首先想选购的范围,再沿着手扶梯向上的同时,亚瑟便发现基尔伯特的视线直直落在前方。毫无意外的,对方把购物袋往自己方向的手推车一扔,便兴冲冲的往那个方向去。
  ……抱枕坐垫区?亚瑟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摸摸附近的坐垫,嗯,太软使人颓废,太硬坐着没劲。果然卖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啊,没看见东西也不会想说有这方面的需求,一看到了便开始盘算比较...
  还是网购安全。亚瑟觉得自己理智极了,但是他似乎忘了贝什米特先生的理智并不适用于此。
  “柯克兰...!”压低声音的基尔伯特举高了一坨蓝色的不明物体,但声线明显压不下他的兴奋,“这可真好摸。”
  “不,贝什米特,我可不记得你是个会抱着东西睡觉的人。”亚瑟皱着眉说,试图辨别出那玩意儿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是它真得很好摸。”基尔伯特小声的嘟囔,还不死心地把那东西塞往亚瑟手裡,“摸一下,就一下,你会爱上它的!”
  “醒醒,购物的定义可不是让你乱花钱。”
  “亚瑟......”
  亚瑟的眉角一抽,倒抽一口气,朝购物车比了比。

  “哇,你看!还有这个也很好摸!”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额...法棍造型的抱枕?”
  “不,我的意思是让你把这猥琐的东西扔回去。”

  接下来的行程,亚瑟全程把基尔伯特控制在视野内,仅管如此,基尔伯特还是乐呵乐的到处乱看。就在基尔伯特准备走向运动用品的outlet时,却突然被亚瑟一把拽进旁边的服饰店。
  “这个和这个,拿着去试。”
  基尔伯特一头雾水的拿着衬衫进了试衣间,没一会儿便出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等的亚瑟,“这样?”
  没有说话,亚瑟理理衬衫的领子。
  一段时间后,基尔伯特依旧一头雾水的提着一袋衣服跟着亚瑟走出服饰店。

  牛奶、面包,水果、零食。基尔伯特开开心心地把搜刮来的战利品在结帐后一一收进小黄鸟环保购物袋,回到车上的时候基尔伯特仍旧满脸开心。
  噢,开心的时候还会bbox。亚瑟翻了个白眼。
#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暗了起来,现在更是不出所料的下雨了。雨势有些出乎意料的大,基尔伯特皱着眉将车子停到旁边,“我想我们得缓会儿了。”
  亚瑟的目光静静的停在基尔伯特说话的嘴,彷彿雨大得他必须靠唇语来盼对对方说的是什么话,几乎是没来由的,他欺上基尔伯特还没阖上的唇。
  “今天出来你开心吗?”
  答覆是基尔伯特咬了咬亚瑟的下唇。
 
  呼吸着基尔伯特的颈部线条,亚瑟觉得狭小的车厢似乎伴着雨声而更加拥挤。过于超载的副驾驶座与空荡荡的驾驶座形成鲜明的对比;比起呻吟更像是闷哼的声音低低的喘着,舌尖抵过的肌肤让味蕾彻底分不出咸甜。空调送风的声音彻底被雨声覆盖,一上一下的摇摆彷佛车子还在行径的路上。
  买来没多久的保险套盒被急促的拆开,几个凌乱的散在座位上。湿热的腔室和柔韧与坚挺的交缠一塌煳涂的溶解在一起,亚瑟简单的打个结,舒叹了一声。

  基尔伯特睡着了。亚瑟看看盖着毯子的人,垂了垂眸又将视线转回前方的道路。握着方向盘总让亚瑟有股恍惚的错觉。
  一种明确知道终点会是什么,却走在过程中的错觉。
Fin.
  “噢。”
  回家后的亚瑟发现基尔伯特发了推,是他自己和那坨蓝色东西的合照。